智能门店操作平台非码科技服务近130个品牌9万家门店,为何赢得全家、麦当劳、星巴克等一线品牌?

百姓        2019-04-26   来源:小豆子自媒体

编者按:非码科技做的是“智能门店”的生意,而不是“智慧门店”。非码不自诩智慧,“这是大言不惭,不是做了大数据就是智慧了,智能手机也只是叫smartphone,而不是intelligent phone”,创始人Derrick向《新零售百科》表示,“能快速适应各种业务需求,你想要什么能马上帮你实现,这是智能。” 


非码从一开始就瞄准大型连锁品牌,并且落地场景包含餐饮、茶饮甜点、商超便利、大型集团等各种不同的场景。“从表面上看,这就是竞争力,但非码真正的竞争力是团队。”Derrick说,“今天谁不想做大客户,大客户听了就诱人。你敢揽这个瓷器活,你还真得有这个金刚钻,你要比别人忍受更多的痛苦,因为大客户的要求高,能获得他们满意的难度更高,真得好好做好乙方服务,无怨无悔地服务。”

文 / 李畅

编辑 / 小荼



12月5日,非码科技完成6000万元A+轮融资,由IDG资本领投,众为资本跟投。


成立于2014年的非码科技,志在帮助大型连锁品牌门店升级为智能门店。门店可以在非码智能操作平台上建立支付、电子券、储值卡、会员、第三方外卖、小程序(自外卖、自助下单、扫码购、拼团、砍价、秒杀、抽奖、小游戏等)等互联网业务。


目前,非码已为海内外近130个连锁品牌提供智能化服务,包括星巴克、麦当劳、全家、沃尔玛等KA品牌,以及中信、顶新、北国、美心、人本、祥源、世纪金花等8个大型集团。覆盖门店近9万个。日均交易量超过600万笔,日均交易金额超过2亿元。预计2018年销售额可达1.2亿元。


1

“ 当 时 不 知 道 智 能 门 店 ,

只 知 道 门 店 一 定 会 互 联 网 化 ”



从2003年到2008年,Derrick在华为工作了5年,从事研发一年多后,转到了销售。“我在华为的时候知道了大型的软件和大型的品牌,应该怎么跟客户打交道,怎么去了解客户的需求,怎么去帮他做解决方案,怎么为他服务。这是我在华为学到的。”


2009,Derrick接触到了电子券,“那时候去移动办一个业务,送了我一张麦当劳的二维码券,彩信发给我,里面还带一个汉堡的图片,拿到店一弄条子就把汉堡给到我,这种感觉非常好。这才叫未来科技感的生活,才叫互联网的体验。”Derrick被电子券所吸引,于是就从华为离职,加入上海新大陆翼码,“这是全球最早做二维码电子券的一家企业。” 


“在上海大陆翼码期间,就跟线下门店打交道,对本地生活算有了研究。”Derrick看准了门店互联网化这个方向,“我那时候怎么知道智能门店,但是那个时候我知道门店一定会互联网化,会变成互联网门店。”


做门店互联网化解决方案的念头,在Derrick心中埋下了种子。“但是电子券业务其实是一个量级很小的一个业务,而且那时候还是纸质横行的年代,电子券占比非常非常小,千分之几,量不大,但又需要,显得比较鸡肋。”


2014年,Derrick又看到了移动支付的崛起。“当时我看到手机支付这个事情起来了,这个时候门店互联网化的环境才会真正成熟,因为支付是解决整个互联网化最底层、最基础的能力。”于是Derrick在这个时候创立了非码科技,“其实如果说不是因为支付起来,我当时肯定是不会出来创业的。”


非码把支付和电子券两个业务作为切入点,正式进军门店互联网化。并且在支付方面,非码研发出了独创性的技术,Derrick介绍,“门店要上支付宝,又要上微信,照理说要放两个按纽。这给消费者给门店都会造成很大的困扰,消费者说用手机支付,很多时候不会说用支付宝还是用微信,收银员就得问顾客用的是什么,得去选择。当时我们就思考能不能把它合并成一个,不管顾客是哪个条码过来,收银员都可以扫到。我们是行业内第一个把这个事情提出来并做到的。”


“我们当时还考虑,支付其实是跟门店内部的运营、管理、财务、对账都有关的。”于是非码从支付延伸到了相关的各项功能,“包括涉及到退款客服什么的,我们都把它做了,这方面可能别的团队根本就没想到,我们当时考虑得非常非常全面。”


非码的定位随着业务的拓展,也在不断变化。“最开始我们是做‘连接器’,就是我们把门店跟各种各样的互联网去做连接,去连接支付,连接美团这些平台。到了2015年,微信有公众账号,可以做微店微商,做会员的时候,我们也去做这个,那就要有业务的承载能力了,这时就是一个‘容器’,我们那时候把自己叫‘消费场景的枢纽’。”


“2017年我们发现,门店互联网化这个事情做来做去,面对那么多的变化,但它的范畴、内涵是自然不变,想把这个事情做好一定需要一套操作平台面对它,所以我们就平台化去做我们自己的‘大台’,涵盖了各种各样不同的应用。”Derrick说,“这个时候我们的定位才是‘智能门店操作平台’。”


2

瞄 准 大 型 连 锁 品 牌 ,

适 用 于 多 种 应 用 场 景


非码的合作客户

“一开始我们就想,什么样的企业才需要互联网化整体解决方案,夫妻老婆店需要吗?不需要,只有那些大型的连锁品牌才需要。还有一些中小型连锁门店系统很复杂,业务也很复杂,这个时候才需要整体解决方案,我们就去帮他们做解决方案。”Derrick表示,非码一开始就瞄准了大型连锁门店。


全家便利店是非码瞄准的第一个目标客户。“对于移动支付适用场景而言,没有什么比高频小额的便利店更好了。”Derrick表示,“虽然当时公司都没有正式成立,但不影响我们找客户,我们通过各种关系找到全家,跟他们沟通,我把我们解决方案拿出来,同行也把解决方案拿出来,我们解决方案就是比人家好。”


“其他的我觉得还是思想特别陈旧,还是传统收银的思维,从改变刷卡机器上去做。而我们实实在在就跟POS软件、财务软件各方面做深度的融合,让他从顾客的体验上,从门店操作人员的体验上,包括财务的体验上,绝对都是最好的。”全家便利店接受了非码的解决方案。


2014年3月,全家便利店上海中山北路的一个点,成为非码的第一个客户。之后,非码的系统从全家便利店的1个店,扩展至10个店、100个店,乃至于整个上海。


“第一年在和全家、味千等品牌都合作了之后,我们其实一直在想我们团队是不是真的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真的具有很好的解决方案,可以打动天底下最牛的客户,之前是不是有可能是运气好。”Derrick当时对非码的实力还没有百分之百地确信,当时正好遇到麦当劳(中国)公开寻找门店互联网化解决方案提供商,“如果说麦当劳也选我们的话,可以说明我们这个团队真的还可以,我就想检验一下。”


在与麦当劳进行了五轮沟通后,非码最终破例入围。“我们那时候公司成立不满两年,又没有信息安全认证,照理说是不能入围的。但是后来他认为我们解决方案能力确实比别人好很多,他发现每跟你沟通一次解决方案就升级一次,最后从五进三,三进一,我们就成功地入围了。”

 

麦当劳在考察期间为了消除对非码的疑虑,当时特意派出团队去非码的研发中心考察。“他决定只用我们的时候又到我们团队里面跟所有的员工去交流,去沟通,看看是不是只有这几个天天在这讲话的是这样的,其他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他发现大家真的都是一致的,他觉得这个团队可以。”


2014年7月,非码正式与麦当劳签约。随后三个月,非码的解决方案相继在全国2500余家麦当劳店上线。拿下麦当劳这个标杆客户后,非码又将目光转向为门店定制外卖解决方案上。


2015年底,在非码成功获得来自英诺天使基金、可可资本和香樟投资的720万Pre—A轮融资后,Derrick觉得,“外卖解决方案是一个机会。我就构建团队来做这个事情。”当时又找到了合作伙伴老乡鸡,“之前是和他合作支付、会员那些方面,然后问他要不要外卖,他说要,我说好我来给你做。”


传统门店的外卖业务一般通过呼叫中心和第三方平台外卖下单,而非码提供的外卖服务则是让消费者在门店的微信公众号、APP上直接点餐、支付、查询和评价。Derrick介绍,“以前外卖的丢单率很高的,6%、7%,这还不是生意的流失,而是你在消费者心中口碑的流失,我们来想能不能把丢单率控制在千分之二以下,现在我们肯定能达到,我们自身原因造成的丢单一定不超过千分之一。”


老乡鸡微信在接入非码外卖系统后,能够实现自动接单、菜品自动上下架、自动设定配送费(根据天气)、自动对账和报表处理等功能,短短半年销售额增长1.24亿元。


针对大型的品牌连锁,非码输出整体解决方案和服务,做私有化部署。“大品牌有一定的技术力量,我们可以从非码的大台上把一些符合客户需求的能力打包生成一个中台,给他们做私有化的部署。” Derrick说,“但是对于中小门店,连IT都没有,如果把中台私有化部署给他,他用不了。所以这种门店用SaaS就可以了,给他开个账户,直接用就行。”


非码于今年9月推出“i 应用”,将智能门店能力通过SaaS的标准化方式提供给中小型连锁品牌。“i 应用”包括C端小程序、B端运营后台等产品形态,针对到店、在途、到家、在线等4个场景,提供手机点单、附近门店、拼团、外卖、分享裂变等应用。至今仅 2 个多月,合作的品牌已有久久丫等30 多个。


目前,非码服务的品牌已经超过了130个,餐饮占60%,零售占40%。“在某种意义上,非码的种子轮是全家的,天使轮是麦当劳的, Pre—A是星巴克的。”Derrick认为品牌也对非码进行了反向赋能。


3

“ 团 队 才 是 真 正 的 竞 争 力 ”



非码从一开始就瞄准大型连锁品牌,并且落地场景丰富。“从表面上看,这就是竞争力,但非码真正的竞争力,是团队。”Derrick说。目前非码的团队一共有350人。他非常注重团队的奋斗精神,他承认这与在华为的工作经历有很大的关系。“我们的内部文化第一个叫保持单纯。第二个鼓励奉献。”


“为什么会把保持单纯当作企业文化?”Derrick说,“我记得以前支付宝有句话很对,叫‘越信任,越简单’,但是也可以反过来,‘越简单,越信任,大家在一起做事,保持单纯的目的,就这么简单点,有事说事,别扯其他的。”


“保持单纯也得有具体的行为准则。”Derrick介绍,“第一条,不允许自我表扬。我天天跟你讲,你看我的功劳多大,你看我多牛,还有更隐性的自我表扬‘太累了’,无外乎就是说自己工作量大,这就会邀功。”


“我们65%的员工是研发,好多兄弟连话都不会讲,有几个会讲话的不就把功劳邀走了吗?对人家公平吗?所以不允许自我表扬,目的就是让大家简单点。而且你做得好还是做得不好,有没有产出,有没有效果,大家一目了然。”Derrick说,“但是我们也鼓励表扬别人,表扬的时候具体点,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搞清楚去表扬别人。”


“第二条,提倡自我批评。我觉得任正非就很好,他觉得问题是最值钱的,谁要是跟他提个问题,从我们内部平台上提个问题,他就会觉得太好了,然后号召大家研究一下这是个什么问题,这是不是真的问题,是个问题就把它搞定。”


“自我批评就是自己提出自己的问题,当然你看到别人的问题那叫批评,批评别人。”Derrick补充道,“批评别人我们有一条,不允许背后批评,你必须当面批评他,你有什么事情当面说,实在跟他说不出口,可能他官比较大,你想给他提个意见又不敢提,你找你的领导,大家在一起对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当面说。”


Derrick解释了什么是鼓励奉献,“那就是鼓励雷锋,谁是雷锋鼓励谁,谁天天坚持奉献,不计回报他就是雷锋,我们让他当官,我们给他提干,我们给他奖金。


比如说那边马上就要上线搞不定了,能不能去支援一下,好,擼着袖子就上,那就叫雷锋。像那种到关键时候,这个跟我没关系,我现在不空的,算了以后也不叫你。”


“在公司发展最紧张的那段时间,极限情况下这些兄弟每天最多只能睡1个小时。” Derrick说。当然高付出也意味着高回报,据了解,非码的技术薪资水平,比同行高出60%多。


“我们刚开始人少了肯定是全员面对市场,技术要遵循客户需求,可能在客户那沟通需求后,接着就在楼下把代码写了。”对于团队分工,Derrick表示,“人多了开始形成一定的分工,但是员工还要保持这种强大的集中性,随时都可以冲上去写代码,因为有的时候客户等不及,你慢悠悠地还要走个流程之类的肯定来不及。”


“这种业务不像做管理系统,可以缓两天上线。现在客户广告都打出去了,在什么时候买几送几打几折,跟消费者承诺都做出来了,就必须把系统做出来。”Derrick介绍,目前公司的分工是由统一团队负责一个品牌。


Derrick透露,非码今年的年销售收入大概能达到1.2亿,去年就已经实现盈利。 “我们不想太亏钱,也不想太赚钱。太亏钱自己受不了,太赚钱一方面竞争对手多,另一方面兄弟们就会堕落,日子太好过,容易失去面对这个世界坚硬的动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