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的力量」要学生功课好,应该增加体育课,而不是补习班

读物        2019-07-20   来源:小豆子自媒体


张瀞文  


每天清晨七点十分,就读美国芝加哥内帕维中央高中(Naperviller Central High School)的十五岁高一学生已经开始跑操场。这天米歇尔跑了十分十二秒,是所有人中最慢的。但是体育老师邓肯给了她一个A,因为邓肯发现米歇尔跑步那十分钟的心跳达一九一下,是一个训练有素的运动员必须全力以赴才能达到的心跳数。


米歇尔每天在第一堂课开始之前就运动的习惯已经有半年了。她发现这半年来,自己的头脑更清楚、情绪获得改善,阅读能力也大有进步。


让米歇尔每天运动的不是普通的体育课,而是芝加哥内帕维中央高中全校六成学生参与的「零时体育计划」:以运动搭配读写加强课程,提升学习力。


这个计划实施一学期后,参与计划的学生其阅读理解能力提高了17%,其他晚起并上正常体育课的学生则进步10.7%。研究还发现,早上运动提升学力的效果,大于中午或其他时段。计划指导顾问甚至建议,全校学生都应该在上完体育课后,接着上最头痛的学科,以充分发挥运动带来的成效。


「运动除了能让我们的心态做好准备,还能从细胞层面直接影响学习,提高大脑输入及处理新讯息的潜力。」长期研究大脑与运动的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翰‧瑞提,喜欢举内帕维中央高中的成功经验,说明运动不只对身体好,对大脑也好。


运动提升学力的「奇迹故事」,不仅在美国,日本也有著名的成功案例。



动得多,才学得好   


在日本,本州岛中部的福井县推动「教出爱运动的孩子」计划:规定学童除了体育课之外,每周一次放学后留校训练体能;每天在第二和第三节长达二十分钟的「大休息时间」,鼓励学童使用单杠、跳箱、翻滚地垫等运动器材。这个计划让原本2003年时学力排行全日本倒数的福井县,从2007年起连续三年缔造「全日本体力第一、学力第二」的「福井奇迹」。


「动得多,学得好」,已经不仅是大脑理论,而成为世界各国争相实践的新教育主轴。


曾任师大附中校长的卓俊辰,追踪过八所高一新生,记录三年来每个学生学期成绩及PR值。研究发现,因为「体适能加分」入学的学生,并没有因为花比较多时间运动(较少时间念书)而落后。更令人诧异的是,到了高三,在其他学生PR值退步的情形下,体适能加分的学生反而进步了。


「身心健康的学生,能应付比较大的压力,学习的后劲也比较强,」


卓俊辰认为,学生体能代表的意义不仅是运动能力,更是生活型态。

运动增加脑力,提升学习力,已经是近十年来大脑研究确认的「事实」。


中央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教授洪兰曾分享一项实验发现:小学生只要每周慢跑两次、每次30分钟,十二周后,他们的认知能力就比以前进步很多。因为人在运动时会促进多巴胺(dopamine)、血清素(serotonin)和正肾上腺素(norepinephrine)的分泌,这三种神经传导物质都和学习有关,会让人情绪稳定、注意力集中。


「所以从大脑来看,要学生功课好,应该增加的是体育课,而不是补习,」洪兰强调。


即使所有研究的指向,都大声宣告运动的必要与重要,但在台湾,对运动的「低重视度」,与世界趋势背道而驰,已经造成了愈来愈严重的后遗症。


都市化的环境、愈来愈多不动的「宅小孩」和「宅家庭」,让台湾也养出了孩子的「健康红字」:台湾小孩是亚洲最胖的。根据2011年联合国肥胖监测小组报告,台湾地区六~十八岁的儿童青少年,肥胖盛行率26.8%,居亚洲之冠。


当时负责「学生健康体位调查研究」的阳明大学学校卫生研究中心主任刘影梅指出,「久坐不动」是青少年肥胖主因之一。


学童平均身高连续两年负成长。2007年教育部针对2004年到2006年小学四~六年级学童身高进行统计,发现身高连续两年不增反减。


曾任体育大学休闲产业经营学系教授的陈美燕强调,身高和骨质密度有关,运动量不足,使学童在骨骼生长期得不到足够刺激,是身高变矮主因之一。


在学校,体育课的量与质都有待提升。台湾国中小体育课每周80~90分钟,比起日本每周90~135分钟、中国每周120~150分钟、法国每周200分钟,时数明显较少。


质量也参差不齐。记者采访过程中,发现每个学校都有「总是在看影片」的体育课,或整学期就丢一颗球让学生打,自己去休息的老师。

根据2009年统计数据显示,有规律运动习惯(不含体育课,每天运动达30分钟者)的学生,小学人数超过一半,但年纪愈大比率愈低;到了成人,有规律运动习惯者只剩24.4%。可见成人规律运动的习惯远比孩子差。


「动不够」带来的体能不佳,不仅威胁着孩子的健康,更直接影响学习、情绪、生活。


因运动不足造成的专注力问题愈来愈多。心理系副教授连韵文的研究发现,小学四年级的学生,因为动不够,造成运动协调能力不足,达到临床上「发展性运动协调失常」的比率超过四成。这个数字是欧、美、日等国家的数倍。而国外研究发现,患有注意力缺失症的小孩常有「发展性运动协调失常」。连韵文因而推测,运动量不足,极可能是造成过动儿比例偏高的主要肇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