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育小故事 || 我眼中的游戏

读物        2019-05-14   来源:小豆子自媒体

我眼中的游戏

 在我们学校有许多痴迷游戏的孩子。像痴迷《王者荣耀》的小明,每天来学校第一时间就是找老师讨论游戏的相关内容,对于自闭症孩子来说,能就一个话题主动与你对话超过十个回合,这是多么难得的事情呀。还有痴迷祖玛游戏的小心,这种有规则的球体游戏对他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在游戏中他锻炼了逻辑思维,同时这款游戏还成为了他的强化物。对于一些自闭症孩子来说,理解电子游戏的规则似乎比理解我们社会的规则要来得容易。

但是,游戏现在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的东西,被许多家长和老师深恶痛绝。“孩子如果把沉迷游戏这股劲,用到学习中去就好了!”——谁都希望如此。然而残酷的现实则告诉我们:“学习”就是没有游戏好玩。不要说是十来岁的孩子,即使是我们这些成年人,也更容易被更好玩的事情吸引。可是,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不得不说,游戏真的对我的成长帮助非常大

   游戏是一本“书”。玩游戏对于我来说,就像是在读一本书,这本书也许是地理游记,也许是历史演义,也许是武侠故事,也可能是魔幻小说。我玩过一款非常古老的游戏《大航海时代》:开着小船从伦敦到泉州,把东南亚特产的香料贩卖到欧洲大陆,交换高贵的艺术品。自此,我对世界地图、各国风俗有了很基本、很牢固的记忆。我还玩过《仙剑奇侠传》等角色扮演游戏,里面凄美的爱情故事曾让我彻夜难眠,为故事里人物的悲欢离合而叹息、伤感,让我看到了刻骨铭心、至死不渝的爱情。当然,父母和老师也不会允许我毫无节制地用这种方法来“读书”。毕竟在当时,游戏的娱乐性、可玩性才是人们关心的重点。在游戏中得到知识,是没有人能认同的事。真正的阅读,就是能让我们产生好奇心、产生探索世界的兴趣。由这种内在的动力,鼓励我们思考、延伸阅读,这就是自主学习。任何能驱动我们做这种事情的材料,都应该被定义为好“书”。游戏对我来说,就是非常亲切、非常有启发性的“书”。

        游戏培养了我的社交能力。比如风靡全球的《魔兽世界》,在游戏当中,我们要学习用别人能接受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诉求、用大家都舒服的方式寻求帮助、充分理解别人的诉求、均衡所有人的利益。尽管这比起真实的世界来说还是太过于简单、太过于肤浅,但它还是磨掉了年轻人们许多不必要的棱角,堪称青少年们的社交能力启蒙。无论是竞技类的对战游戏,还是共同合作的角色扮演游戏、体育游戏、动作游戏,都在锻炼着我的沟通、合作能力。从游戏中,我开始反思自己与人相处的方式,试着分析自己的立场、理解别人的立场,这种能力的锻炼,在我步入社会以后,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也许我们应该换换方法,把游戏变成学习的工具。孩子在成长期间,难以抵挡诱惑是可以理解的。这个时候,家长和老师除了要明确地跟孩子们确定玩游戏的限制以外,更应该扮演好引领者的角色。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