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九名“金融虎”被打落 未来中央如何布局?

母婴        2019-08-12   来源:小豆子自媒体

金融领域的反腐败工作,从未像今天这般备受关注。

在今年1月11日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他强调,要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对存在腐败问题的,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随后发布的全会公报也在今年的工作部署部分专门强调要“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

全会闭幕仅3天,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交通银行纪检监察组、上海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交通银行发展研究部总经理李杨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金融圈儿”注定不会平静。

十八大以来金融反腐挺进深水区 至少9名中管干部落马

其实,金融领域会成为反腐工作重点之一早在2014年3月就有预兆。2014年3月17日,中央纪委第二次内部机构调整情况公布,纪检监察室(办案室)的数量由10个增加至12个,其中的第四监察室负责主导金融系统反腐工作。

2014年5月,时任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同志先后4次主持会议,与部分中央国家机关和中央企业、国有金融机构负责同志座谈。王岐山强调,决不能只重业务不抓党风、只看发展指标不抓惩治腐败。有媒体指出,王岐山选择央企、金融机构等领域负责人座谈,其中深意值得玩味。

2015年2月11日,中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指出,中央决定完成对中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和金融企业巡视全覆盖。当年10月,中央第三轮巡视启动,在31家被巡视单位中,有21家金融机构,包括五大国有银行在内的14家中管金融企业和“一行三会”等监管机构。

2016年1月,时任中央纪委副书记吴玉良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反腐败和金融是相关的,腐败问题必然导致金融一些暗箱操作,引起一些不正常的现象……金融领域反腐败只有深入进行……一定会深入开展下去。”

2017年,银监会接连迎来两位中央纪委“打虎猛将”。当年9月末,中央纪委“反腐老将”李欣然出任中央纪委驻银监会纪检组组长、银监会党委委员,随后12月,中央纪委组织部原部长周亮出任银监会副主席。舆论据此判断金融反腐将会升级。

(表格:十八大以来金融领域至少已有九名中管干部被查处)

据媒体统计,从2013年5月到2017年5月,四年间,仅中央纪委网站通报的落马金融监管官员和国有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就有至少35人,其中,包括原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原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原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原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在内的监管层官员有12人;中国农业银行原副行长杨琨,国开行原监事长姚中民等银行领域10人;人保集团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裁王银成,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原副总经理戴春宁等保险公司4人,投资机构7人,其他相关政府部门2人。

十九大以来,刮向金融圈子的反腐风暴仍在持续。2017年12月,中国建设银行山东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薛峰落马;2018年4月,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被查。2018年10月15日,赖小民被“双开”,通报指其擅权妄为、腐化堕落、道德败坏、生活奢靡,甘于被“围猎”,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群众反映特别强烈、腐败问题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

赖小民、杨家才、项俊波、王银成、姚中民、姚刚、张育军、戴春宁、杨琨,近年来金融领域至少已有九名中管干部落马,意味着金融领域作为“重点关注对象”已进入反腐深水区,并将继续纵深发展。

金融领域为何成为反腐工作重点?下一步如何布局?

金融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和血脉,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事关国家安全。同时,金融业又是经营风险的特殊行业,涟漪效应、外溢效应明显,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殊性。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金融安全,多次强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

新华社曾发表评论指出,作为金钱与权力深度纠缠、利益和资源相对集中的“高地”,金融领域腐败案件“含金量”高,涉案金额大。这类腐败还具有极强的隐蔽性和复杂性,不仅打击难度大,而且令市场无法有效发挥配置金融资源的作用,沦为部分资本大鳄巧取豪夺的工具,为资本“脱实向虚”推波助澜。

从中央巡视和查处案件情况来看,金融领域腐败问题仍比较突出。一些金融监管机构、金融企业党组织全面从严治党不力;少数金融领域领导干部和从业人员“靠金融吃金融”,利用手中掌握的金融资源、权力,大搞幕后交易,大肆侵吞国有金融资产;金融圈子小,同学、师生、同事、亲友等裙带关系交织,廉政风险容易相互传染,利益板结化突出,监管者与被监管对象之间亲而不清、公私不明,容易形成利益团伙等。

因此,“三大攻坚战”中,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首当其冲,一旦处理不当,必将对国家政治、经济和大局的稳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必然要求以纪检监察工作高质量发展来统筹反腐败和防风险。

诚如中国纪检监察报的观点,“对腐败而言,尽管腐败形式多种多样,但其利益输送多离不开金融这一载体与纽带。因此,做好金融反腐,不仅是金融行业健康发展的内在需要,也是反腐败这一系统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那么,针对金融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腐败问题,未来将采取哪些对策?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认为,解决金融领域的腐败问题,还得靠金融体制的转型和改革。哪里的体制不健全造成了腐败现象蔓延,哪里就需要运用反腐败的力量推进改革。

庄德水表示,要重点解决改革过程中的所遇到的阻碍和困难,要加强对金融信贷领域的监督管理,创新金融和信贷部门的监管体制,强化这些部门的纪检监察力量。还需要推进金融领域的透明度,包括信息披露、政策公开。需要引进公众决策机制,让金融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举措都能受到社会的监督。

2018年11月2日,深化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机构改革动员部署会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在会议上强调,有序开展向中管金融企业派驻纪检监察组的各项工作。中管金融企业的派驻机构改革,无疑为新形势下深入开展金融领域反腐提供了坚强组织和制度保障。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期间,部分中管金融企业派驻纪检监察组组长在媒体的“亮相”引发广泛关注。据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 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等文章内容显示,截至目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至少已向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国开行等单位派驻纪检监察组组长。

“中管金融企业内设纪委改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派驻机构,不仅仅是名称的变化,更是沉甸甸的责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交通银行纪检监察组组长徐敏在接受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认真落实好深化派驻机构改革任务部署,发挥好派的权威和驻的优势,坚决斩断“金融大鳄”和“金融内鬼”关系纽带利益链条。

继续深化金融反腐,对于目前中国的金融监管和金融市场,非常有必要。2019年金融反腐“风暴”会刮向何处?是否还会有“金融虎”被揪出?我们拭目以待。(记者 李源)

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源:“学习大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