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贫穷落后的日耳曼人,七年内三次大败罗马大军

平面        2019-08-10   来源:小豆子自媒体

日耳曼人和罗马人的第一次战斗发生于公元前112年,居住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和日德兰半岛的日耳曼族群向欧洲腹地迁移,他们在今天奥地利境内遇到了两个罗马整编军团约三万人。



这时候的日耳曼人没见过世面,他们被罗马军团威武的军容和精良的装备吓住了,主动派出使节向罗马指挥官俯首称臣,指挥官卡波命令他们马上离开奥地利,日耳曼人遵命照办,在罗马向导带领下抄近路返回,然而,卡波并不想放过这些日耳曼人,在他眼里这些披着兽皮的野蛮人就是猎物,他们拖家带口长途跋涉已经疲惫不堪,正好成为他的军功和给士兵的赏赐,罗马向导将日耳曼人引进一个罗马军团埋伏的山谷,卡波一声令下屠杀开始了,日耳曼人起初队形大乱,但很快妇女儿童向队形中间集中,男人们抡起双斧和罗马军决战,三万罗马军被杀掉了了两万六千人,卡波带领残兵逃回罗马受到了耻笑和抨击,第二年他自杀了。



罗马人将这次失败总结为卡波的无能和贪功,取得胜利的日耳曼人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缩在奥地利小富则安,五年后罗马大将朗吉努斯再次率军讨伐,日耳曼立即派出使节求和,乞求罗马人给他们一块领地生存,朗吉努斯将使节羞辱了一顿赶出了营帐,第二天决战开始了,罗马军团只有七十人逃回了罗马,朗吉努斯战死。



连续取胜的日耳曼人依旧没有进攻罗马,他们漫不经心的兵分几路搜寻食物,有些人甚至带着家眷和战利品返回了北欧,利用这个喘息之机,罗马将兵力迅速扩编至十几万人(和汉尼拔战争中也没有达到这个规模)公元前105年,最大规模的决战拉开帷幕,罗马军团及其仆从十二万人对日耳曼男女老幼二十万人。



罗马元老院推举德高望重身经百战的鲁弗斯担任主帅,他却称病在家,更多人猜测这是由于政敌的缘故,鲁弗斯推荐私交甚好的马西莫斯担任主帅,此人缺乏战争经验而且不是贵族出身,立即遭到了副帅凯皮奥的强烈抵制,罗马的十二万军队分成三个集群在罗纳河边布防,主帅马西莫斯和副帅凯皮奥各率一支主力隔河相望,十月初另一支部队和日耳曼人首先接触,随即发生雪崩般的溃败,主帅马西莫斯紧急命令凯皮奥将他的部队带到河的同一侧收缩防线,凯皮奥傲慢的回复:“各自管好自己的事”,后来他勉强服从了命令。



就在两支部队会合的过程中,凯皮奥听说马西莫斯正在和日耳曼人暗地里讲和,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功劳眼看要落到政敌身上,凯皮奥立即向日耳曼人发起了进攻,结果可想而知,仓促集结的部队遇到了严阵以待的铜墙铁壁,日耳曼人不仅击退了凯皮奥,而且乘胜追击夺下了中军大帐,取得胜利后他们回头向主帅马西莫斯冲去,此刻罗马军团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他们纷纷后撤,不幸的是水深浪急的罗纳河挡住了去路,大批身披重甲的罗马士兵的尸体堵塞了河道。



此战十二万罗马军团及其仆从全军覆没,日耳曼人阵亡一万五千人,他们按照传统杀光了战俘,连敌人的牲畜也不放过,罗纳河沿岸的森林里挂满了罗马士兵的头颅,日耳曼人将缴获的精良兵器统统丢进河里,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不祥之物,此后他们也没有向罗马进攻,而是继续在奥地利过起了小日子。象征当时欧洲文明的罗马被接近原始的日耳曼人连续打败了三次,战后罗马新任执政官马略掌握了权力,他改革了军事和社会制度,这是一个残忍又现实的人,学术在他眼里就是酸腐,罗马共和国从“民主”走向一个人的独裁,然而四年后,马略带领大军彻底消灭了入侵的日耳曼人。简单的用“民主”和“独裁”区分利弊是架空历史的美好愿望,不同的制度也都有其利与弊,适应时代的制度就是好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