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干了全球制造业1/3的活,却无法通过制造业提升居民幸福感

玄幻        2019-04-13   来源:小豆子自媒体
我们干了全球制造业1/3的活,却无法通过制造业提升居民幸福感

现在都在提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必须要读懂这个型怎么转、这个级怎么升。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我是比较不同意对于实体制造业的普惠式的降税减费的。为什么?如果那些低端的制造业甚至是落后的制造业继续在这波转型升级当中存活下来,至少中国本土的消费者市场就仍然会处于价格战的纠缠当中,无法自拔。有人会提出不同意见,那些低端需求的消费者怎么办?我想说,我们的低端制造和落后产能,并不是一股脑淘汰掉,而是一个逐渐循序渐进的过程,并不会影响到消费者的需求。

那么,依照中国经济当前的格局来看,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全球第一,如果再继续发展普通制造业,那只能说死路一条,而我们真正需要发展的是高新技术制造产业。在这一过程中,必须想方设法发展服务业,这里边的市场空间非常巨大,吸引就业能力也非常强,以此来提高居民的幸福感。

我们干了全球制造业1/3的活,却无法通过制造业提升居民幸福感

我国的制造业世界第一,老百姓为什么体会不到?

我并不是一个唯GDP论的人,但毕竟GDP是一个讨论各种经济问题的重要数据。但是从内心来讲,不发展GDP不行,但GDP真心不会为老百姓带来幸福感。

以2017年的相关数据为例。中国制造业占全球比重世界第一,毫无争议的全球制造世界第一大国。2017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35909.78亿元,占世界比重达28.6%,连续多年移居世界第一。紧随其后的美日德三国之和刚刚比中国的多一点点。说明什么?要我说,说明世界上最辛苦的制造业的活儿1/3都被中国人给干了,甚至这个比例可能还要更多,所需要的劳动付出比例可能会更大。

这个数据表明,我们干的制造业的活太多了,聪明的美德日韩等国家,当然人家制造业发展的早,技术也相当成熟,人家做的全部是高附加值的制造业,也就是我们说的高新技术产业。这样,虽然我们的制造业数值巨大,但附加值却相当低。也就是在世界制造业的分工当中,我们出了绝大多数力量,获得的却是极少,相反出力比较少的,人家获得的却并不比我们少。这恐怕就是我们的老百姓并没有从世界第一制造大国的发展中感受到更多的获得感的原因所在。

再看看制造业占GDP比重,这个我们又拿了一个世界第一。2017年制造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比近三成29.34%,对我国GDP增长起到强有力的支撑。在这个排行榜上,进入世界前十名的国家包括中国、韩国、德国等制造业大国强国,而那些令我们艳羡的欧洲发达小国却没有进入这一榜单,显然那此北欧小国并不是依靠制造业获取居民幸福感的。

从我国制造业连年增长的数据来看,这条线在数轴上呈现出倾斜向上的直线走势,与横轴的夹角在40度左右,表明我国制造业稳定增长的态势。与此同时,也表明我国一直在制造业上没有做出有效的调整,整体的产业结构,尤其是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仍然偏低。

我们干了全球制造业1/3的活,却无法通过制造业提升居民幸福感

如何在制造业为主的经济体系里,提升服务业占比,提升居民幸福感?

有人讲,这个制造业比重改不掉的,因为最早设立的格局已定,那么大的制造业的摊子放在那儿,不是占比说减就减得掉的。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认知。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必然会有一部分制造企业掉队,还有就是中国经济增长要逐渐减少对工业制造业的依赖,有针对性地增加服务业占比。

我常常谈到一点,在物质丰富的情况下,居民消费者在基本物质消费上面,很难获得满足感。什么意思?举个例子,整天蔬菜水果和整天山珍海味,在价格上可能不一样,但时间久了,这两种消费给予人们的满足感便会差不多。人们真正能够体会到幸福感的,绝大多数来自于服务业。比如你看了电影《战狼2》觉得非常棒,但当你又看了《红海行动》,又会产生不一样的观景感受,每一次都会给你带来不同的感受。这就是服务业与制造业的区别。

我们干了全球制造业1/3的活,却无法通过制造业提升居民幸福感

我认为从以下几点,逐步提高服务业在GDP中的占比:

1、鼓励制造业企业开展制造服务业。这在我们国家的企业当中应该是强项,因为我们拥有大量的模式创新人才,我们的很多互联网创新企业,在技术上并不是不可逾越,但在模式上却走在前面。比如是否鼓励有条件的制造业企业开展私人定制服务,比如是否可以鼓励制造业企业进行相关的产业链的延伸,比如医药企业可以进入医疗服务市场,比如生态农业企业可以进入到农业休闲、餐饮、娱乐、观光等市场······有很多可供延伸的方向。

2、鼓励制造业企业开展设备投资服务收费的模式。这是什么意思?比如我们的很多新能源民用企业,是不是可以把制造业和服务业相结合起来。比如新能源供暖,原本做煤改电、气改电设备供应的企业,为了获取更多的市场,采取招投标的方式,直接参与社区供暖改造,改造完成之后,通过收取取暖费,逐年回收设备投资,并获取利润。这就是一种比较典型的将产品转化为服务的一种模式创新。

3、逐步放开国有垄断型服务行业的准入。我们国家在通讯、网络、供水、供电、供暖等很多方面尚未完全放开民资的准入,这对于一些服务行业的创新能力的提升带来限制,相信随着一些垄断性服务行业的放开,会有越来越多的竞争因素进来,做大相关产业的蛋糕。

4、一些传统制造企业,尤其是民营制造企业,可以尝试做客户的解决方案型供应商。将原来没有涉及或者传统上不收费的项目,如何实现一种标准的服务业,进入进来并收取费用。

相关阅读